宛若哀歌

快新/心意

* 情人节贺文,算是党费?

* 年龄操作

* 双方交往中

* 两个组织都已覆灭

* 没有文风的流水账

————————————

工藤这几天的表现不太寻常,经常盯着黑羽不说话,而且目光热烈。这让黑羽非常紧张,生怕自己做了什么惹得他心爱的名侦探不高兴。多次的旁击侧敲都得不到原因,黑羽也跟着发愁,搞得身边人碰着他们都要绕道。

 

“新一新一这么了嘛,是前天的柠檬派做得太甜了吗,还是昨晚我太……噗唔!!”黑羽想要知道工藤怎么了,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后者用手捂住了嘴。

 

黑羽并没有做了什么事惹对方不高兴,其实是工藤想挑选一个东西,作为情人节的礼物送给快斗,他的恋人。由于对挑选礼物比较苦手,所以才有了这几天工藤的反常行为。

 

这些黑羽是不知道的。

 

事情起因在5天前。那天顺利解决了事件,工藤准备回去学校继续上课。毕竟考试成绩再好,出勤率也是学分的一个重要组成,大学了不能再像高中那样胡来。

 

还没有走出几步,工藤就被高木叫住了。高木想找工藤做参谋,关于送给佐藤的情人节礼物。

 

情人节这天,女孩子们都会送给喜欢的人巧克力,买成品或者亲手制作。佐藤也会送给高木巧克力,但是今年高木也想在情人节当天送礼物给佐藤,而不是等到3月14再回礼。

 

这可是难倒工藤了,他对女士的喜好不太清楚,也甚少送礼物。但是高木的一番话却打动了工藤,不能总是让对方付出,自己也必须要有所回应,爱需要双方一起努力,才能长久。

 

工藤与黑羽交往,都是黑羽在各种带动节奏,对于黑羽的爱的告白,他很多时都回应一句啰嗦或者笨蛋。虽然黑羽不会强迫他说喜欢,但是工藤细想了一下,也是觉得自己有点冷淡。

 

有了决定后,作为行动派的工藤当即计划起来。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是个普通难度级的任务,放在工藤身上就是个噩梦级的难度,折腾了几天,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至于黑羽那边。既然新一不说,那我自己去找出答案不就行了吗!消沉不适合黑羽,想通了之后,他很快就回归到那个元气乐观的状态。跟踪窃听多种手法,比当怪盗基德的时期还要密集,态度也比平时更黏糊,闪瞎同学们的眼。

 

黑羽想知道工藤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工藤不想让黑羽知道自己的计划。魔术师已经不是当年的魔术师,侦探自然也不是以前的侦探。他们在这上面不停地试探和比拼,你来我往地过招,别人眼中的激烈却是他们最好的调情方式。

 

窃听器已经不能起到作用,黑羽的伪装也被揭穿数次,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啊啊啊,快要暴走的黑羽差点就要用非常手段对工藤逼♂供了。

 

学院活动适时地拯救了工藤,因为明天就是情人节了,学院的联谊活动,黑羽被邀请去进行魔术表演,今天需要排练,没办法再跟踪工藤,工藤也乐得轻松。

 

赶紧在今天内把事情办好吧!给他一个难忘的惊喜!

 

当鸽子叼着彩带从礼帽中飞出的一瞬间,场内的气氛达到了最高点。鸽子啪啦啪啦的飞到场中间的水晶吊灯上,带着的彩带就这样固定在了吊灯上。调皮的魔术师眨眨眼,用手杖敲敲手中的礼帽,彩带又化作了片片粉色的花瓣往下散落。花瓣雨是多少少女心中的美梦,在场的人都沉浸在这种氛围中,并伸出手去接,到手后发现那是花瓣型的巧克力!

 

巧克力是学院提供的,送给所有人的礼物,但是可爱的学姐学妹甚至学弟……认为这是黑羽送的而幸福得快晕倒。

 

在会场的角落里,工藤紧紧地看着黑羽在“装模作样”,但是眼角的笑意却掩盖不住。这个人就是这样的光彩夺目,但每一次都带给他不一样的感受,让他目光无法移开。

 

趁着大家都在收集巧克力的空档,台上的魔术师悄悄融入人群,并目标坚定地跑到了侦探的面前,牵起对方的手跑出了会场,把所有的喧嚣抛在了身后。黑羽望着工藤的目光中有着千言万语,柔情蜜意汇成一片星辰大海。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马上找到你。

 

私奔的两人手牵着手,跑过林荫道跑过楼梯,直到天台才停下来。乐声遥遥的传来,成了一种朦胧的美感。

 

“新一,”黑羽眉眼弯弯地看着工藤,“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哦。”

 

在那双眼睛里有着星光,在星光下还有自己的样子,在我眼中大概也是如此吧,毕竟我们如此相似又不尽相同。不用多说什么,聪明如工藤已经知晓了答案,对方在等着自己来说明,这几天在计划着的事情。

 

牵着的手没有松开,反而换了个方式,十指紧扣。光是这个动作就让工藤的耳朵开始泛红,但是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可不能就这样退缩掉。

 

“快斗,我……我看你今天的演出,也太不严谨了!”憋了好一会,冲口而出的竟然是这个,工藤有那么一瞬间想把自己敲晕过去,或者把对方敲晕过去。

 

“诶——!?”黑羽的语调带着些微的意外,虽然知道大概是新一又傲娇了一把,但是还是有点在意的,果然在特殊情况下的新一可爱坦诚多了……

 

“不,不是这样的……其实,我是想说,这样……其实,今天的表演很精彩……”是啊,明明努力一下,直接说出来就好了,说出来。“这个,作为奖励,”工藤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送给你,不许拒绝更不许弄丢!”

 

黑羽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双男式银戒。虽有预感,但是当这个小玩意就这样放在自己的面前时,黑羽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蠢,因为这个惊喜真的太大了,甚至超出了他对新一的理解。啊啊,不愧是让自己着迷不已的人,总是能带给自己新的体验。

 

既然对方都拿出戒指了,那么求婚这件事一定要自己来。黑羽取出其中一只戒指,单膝跪地,虔诚地套上工藤的无名指。

 

“请问工藤新一先生,你愿意和黑羽快斗,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吗。”明明是询问的话语却带着一股肯定,“当然新一不用马上回答我,这种重要的誓言我希望是在庄重的地方,在亲友们的见证下……”

 

关于工藤的答复,黑羽也是知道的,现在就要他说出来还是有点过于勉强了,毕竟还是要一步步的来。黑羽能等到今天对方踏出这一步,自然也能等到他亲口说出愿意的那一天。

 

“我爱你哦,新一。”

 

“……嗯……”

 

 

 ——————————


 

等黑羽从难得的甜蜜中缓过神来已经过了好几天,猛然想起自己精心准备了一个多月的情人节特别礼物忘了送出去,现在也不好意思送出去了……只好等3月14的时给新一10倍回礼了!绝对!黑羽把工藤抱在怀里默默地计划着更长远的人生大事。

 

你问工藤为什么会送戒指?说来可能有点幻灭,当时工藤真的没有想到那么多,只是刚好工藤逛进了珠宝店,佳节将近,导购员努力地推销情侣系列一生一世什么的……于是……工藤就定了一对……╮(╯▽╰)╭

 

喂喂!明明很简单直接!


end.

——————————

作为一个单身汪,看着他们幸福就够了!!!

标题是最后随意弄的,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
热度(27)
  1. 天下永安宛若哀歌 转载了此文字

哀歌爱歌。主角受控,坑王,偶尔过激cp主义。想要炖肉萌萌萌。

© 宛若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