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哀歌

【周叶】不灭 小周生日快乐!

感谢当时44给的g!预定了归一的都能get到不灭~

楚谓之聿:

11月24日11点24分的自动发送~




是一篇很早写的G文,一直没放出来……刚好这个时候发特别应景》《




周泽楷生日快乐!刚认识你的时候没想到自己会爱上你呢,每天都有多喜欢你一点QWQ请继续帅下去!




你所执着的,你所爱的,绝不会对你有半分辜负,因为你值得


生日快乐小周


你的生日当然会快乐




===============




不灭




【文中描写的圈子请勿代入【虽然是这么说啦


 


 


 


曾经有人形容生活骤变,为睁眼醒来便已是另一个世界,对于周泽楷来说,虽然不全是如此,但也相去不远。曾经的世界观崩塌的那日,周泽楷才十九岁。


 


 


周泽楷是个宅男。当然,如果要说得更准确点,他是个同人写手和画手。要说手大,在他的那个圈子,确实手足够大,图文本不少破壁,手书点击率也有好几十上百万的,可他从开始接触同人到最后封笔,都只混过这么一个圈子。同人界,隔圈如山隔海界,周泽楷的id一枪穿云,基本也就只有他混的Q圈知晓了。


周泽楷十九岁便已经出了一个文本和一个图本,还有个甚至被官推了的手书,俨然已经是圈内数得上名号的人物。Q圈那时热闹得很,尤其妹子们多,当然腐女也多得骇人,各种CP乱哄哄闹成一团,掐起来那叫一个腥风血雨天翻地覆。可周泽楷不同,他毕竟是个男生,虽然知道腐女和她们写的画的主题是什么,可让他成为个腐男,还是有点为难他了。


一枪穿云的私博里,只有两个主题,全员或Q的主角——叶修,从来都是粮食向,绝不涉及CP——哦,当然妹子们从中如何YY就不是他的问题了。而全员,只占了百分之十不到,甚至全员中不可避免的叶修分量十足,毕竟主角嘛。故而可以说周泽楷写写画画,总是将笔端的油墨颜料用尽所有心神运在笔锋,最后都只凝聚成两个字——叶修。


那时就有非主角粉视奸了他的博客、微博等等之后,得出结论:“叶粉何其多,但要说最真爱的,一枪穿云认第二,那没人敢说第一了。”


周泽楷对叶修当然是真爱无疑,要不是因为对叶修的喜爱已经浓烈到浑身奔流的血液都无法承载,不找个渠道去宣泄便要爆发出最可怖的山洪,将他吞噬殆尽,他也不会跑去写同人。事实上在他认识叶修之前,他连什么是同人都不太了解。


就如他在《不败》里写道:


“他登上过他的珠穆朗玛,又被推落至深渊。就算如其他人一般粉身碎骨,唯独他,却能将每截骨头拾起,用坚韧固定,以自信粘合,哪怕没有装备丢尽粮水,也用双腿将这八千余米再一次丈量,骄傲地在暴风雪的咆哮声中,指着脚下问你为何如此矮小,竟还不够我触摸天空。”


“没有一次,他是真正被打败的。”


“这就是叶修,不败的王者。”


这样的人浑身都燃烧着最夺目的火焰,哪怕明知是一个二次元的人物,所思所想所作所为皆由作者掌控,周泽楷还是将自己的情感付诸文字图画,每笔每划,都是他献给叶修的情书。纵使次元壁的柏林墙横绝在传递的路途中央,不可能获得任何回应,他也乐此不疲。


 


 


可柏林墙终有被推倒的那日。


那是在周泽楷十九岁那年的一个普通的冬日早晨。


 


 


这一天当然普通,没有飞机从天空坠落,没有哪个国家领导来访问,甚至在战火纷飞的地方都迎来了短暂的宁静,周泽楷就是在这样的早晨里睁开了眼。


夜里更新熬得有些晚,可生物钟还是让周泽楷在七点半的时候就醒了过来。安装了地热所以并不觉得怎么冷,可周泽楷还是选择在被窝里赖上一会儿。他从床头柜那里将充好电的手机摸了过来,登入了自己的博客。


评论里一片哀嚎,说断在这里人干事,问叶神到底会怎么样的。周泽楷一条条仔细看过去,挑了几条比较实质性的回复,又刷了会儿微博,这才爬起来,开始穿衣服。


可他穿到一半,动作就顿住了。


他听到了点动静,而且他非常清楚声音的来源。


周泽楷的父母常年在外,这个假期也不例外。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生活,这么大的房子里除了自己,再没有第二个人。


可隔壁书房的书橱,被打开了。


那书橱比周泽楷年纪都要大,是他父母用上好樟木打的,防虫蛀,还有股清香。现在要买到这么实在的木料可不容易,所以虽然有了这么多年头,每次打开的时候都如一位年迈老者的骨头不堪重负般,发出让人担心它下一刻就会散架的声音,可家搬了好几次还是没舍得换。


那书橱关得好好的,绝无自己就开了或是被风吹开的可能。


他放轻了手脚,将衣服随便套好,操起了卧房门口弯橱上摆的一个五十厘米高的青花瓷方瓶,小心翼翼地向书房走去。


才在门口,他就微微蹙了下眉。


他听见了书页翻动的响声。


会有小偷跑到别人家看书的吗?


将虚掩的门轻轻推开,周泽楷感觉自己的心跳声被无限放大,他甚至有瞬间错以为那是隆隆鼓声。门缝越来越宽,书房中的布局摆设渐渐入眼——墙上挂着的瓷板画,贴着墙摆的书桌上的纸罩灯,通往凉台的蒙着水雾的玻璃门,拉了一半的窗帘……


然后就是,站在书橱前,捧着本书嘴角带笑的男人。


像是一瞬间被一束光照亮了识海,明明从未真正意义上地见过,明明和自己想象出来的不完全一致,可周泽楷却突然明白了这个人是谁,哪怕这个答案再不可思议,可周泽楷就是知道,自己绝不会认错。


男人手里的那本书,是《不败》。


像是终于发现了周泽楷的存在一般,男人抬起眼来,望向了他。视线相对的刹那,周泽楷惊喜地发现,就算长相与自己心中所描绘的有所出入,可这双眼睛,竟分毫不差,其中闪烁的就是他所希冀和喜爱着的璀璨光芒。


“你就是一枪穿云是吧?”男人笑了,合上了书页,“写得不错。”


随着这两句话,周泽楷清清楚楚听见了高墙裂开倾塌的声音。


 


 


等周泽楷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最神奇的是他居然没有断更。昨天早上看留言时高喊着“虐虐虐”的姑娘们今天一律刷上了“甜甜甜”,他在被窝里翻完思考了一下昨天事情的真实性,实在拿不出个定论,只好先爬起来穿完衣服洗漱,结果完事就看见了在他客厅里窝在红木沙发中继续翻阅《不败》的叶修。


“早啊。”


对方头也不抬,只懒洋洋地招呼了一声。


“……早。”周泽楷愣愣地站了会儿,才去厨房烧开水,把速冻的包子放进电饭煲里,然后给叶修倒了杯水。


“谢了。”叶修笑笑,扫了眼右下角的页码记下,又合上了书,“昨天我和你说的事情,还需要我再讲一遍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昨天叶修说了很多,但就如那形容生活骤变的句子一样,让周泽楷一下子就接受这个颠覆了的世界观实在太难,所以叶修选择了暂时消失,让周泽楷慢慢消化。


作为一位叶修的脑残粉,周泽楷不止一次想过“如果这一切都真的存在就好了”,可他既然用上了“如果”两字,就知道这是最不可能的妄想。


可现在妄想照进了现实。


根据昨天的信息量整理,叶修的说法是,当人们去拜佛的时候总是会听到四个字——“心诚则灵”,有的时候这不是仅仅为了自我安慰而说的话。当一个人内心的情感积攒到了一定程度,信念攀升到了一定高度,确实会在冥冥之中产生一些影响力。若是足够多的人的情感与信念汇聚在一起,这股影响力就有可能大到足以物化。简单来说,就是信的人多了,就成真了。


这些力量被称之为信仰之力,因为它最初就是从人们对自然对神明的信仰中产生的。到后来,人们开始创造、虚构出各种半真半假或者纯属编造的故事。有些故事足够好,人物塑造得成功,就能让人打心眼里喜欢,甚至喜欢到骨子里成为精神支柱。这样,这些故事中的人物,就得到了人们提供的信仰之力。当信仰之力积累到一定程度,就能让这些人物从二次元或者二点五次元来到三次元。


被创造出来的人物在自己的世界一举一动都是按照剧本写好了的,甚至在没有登场的时候会处于静止状态。只有来到三次元的时候,才是自由的。所以,大多数人物都一面感谢创作者创作出了他们,一面却又迫不及待地希望能够脱离自己的世界永远停留在三次元——毕竟没人愿意当一辈子的提线木偶不是吗?哪怕是在三次元的马路上走走,这些人物都觉得开心。因为只有这个时候,他们才会有活着的感觉。


可想要停留在三次元,就需要消耗大量的信仰之力。


叶修说,如果得到的信仰之力足够多,二次元人物就能变成真正的三次元人物,从此不再受束缚。这是所有人物的梦想。


而信仰之力的聚集,并不是简单的事情。这种喜爱之情必须要足够强烈,才能达到成为信仰之力的高度。按照网络术语来说的话,即是得将其视作自己的本命才行。而除了阅读原作的读者产生的喜爱之外,还有一个方法可以让他们获得大量的信仰之力,便是从增幅者身上得来。


假如,普通读者能够提供的信仰之力,哪怕再喜欢再喜欢,也只能提供一个杯子那么多;那么通过写文、画图、填词、翻唱、COSPLAY等等提供的信仰之力就都有一个热水瓶那么多。文字和图形本身就是拥有力量的,这些承载了喜爱的图文,自然能够让信仰之力更加醇厚。而通过这些形式表达出喜爱之外,还可以激发其他读者的共鸣,释放出更多的信仰之力,所以才被称为增幅者。如果一个人物拥有一个好的增幅者,那么他能获得的信仰之力会变得相当可观。


这就是叶修昨天对周泽楷解释的一切。


“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呢?”叶修将杯子拿到手里,并没有想象中的烫手,而是温得恰到好处。


“都懂了,可是有问题。”


“你说。”


“不好的增幅者,有影响?”


叶修看他一眼,笑笑:“你很敏锐嘛。如果有的写手画手剪辑手太OOC,当然会给我们提供负面的‘力’,这样会造成我们的不适——尤其是在这些人明明OOC却依旧有相当多的人喜欢的时候。严重的话,甚至会抵消掉正的‘力’。”


“那……怎么办?”周泽楷握了握拳。


“没有办法,只能希望出现更多的好增幅者,也希望这些好增幅者不要爬墙啊。”


周泽楷咽了咽口水,却还是鼓起勇气问:“我呢?”这话一出口,便一脸希冀地看着叶修。


叶修被他的表情逗得“噗嗤”一笑,反而问起了他:“我很挑食的。你说啊,我为什么来找你?”


周泽楷反复确认了叶修神色里的肯定,这才在脸上绽放出了一个巨大的笑容。


 


 


接下来的日子,对周泽楷来说,只能用幸福来形容。


Q还没完结,他每天都有更新等。入圈的人越来越多,也有越来越多的写手文手——哦,现在周泽楷知道了他们是增幅者——出现,每天都不用担心会断粮不说,还可以各种挑着看。自己继续写着画着自己的,看到大家的回复周泽楷的满足感简直要溢出来,虽然在面对读者的“大大你的画风最近怎么变了”、“太太越来越高产了是打鸡血了么23333”这样的问题时只能发个笑脸。当然,最开心的还要数一件事——


叶修每天,都会出现在自己身边。


周泽楷会给叶修看他画了一半的图稿,也会和叶修聊起文章的大纲,甚至会问叶修Q的后文走向——当然叶修自己也不知道。叶修会拿周泽楷的茶具泡一壶铁观音看他继续在板子上涂涂抹抹,也会独自一人到凉台上点一根烟望着远方的天空,更会抱着周泽楷另一台电脑下载各种网游一个个玩过去。


不消半年两人已经熟得不能再熟。周泽楷家离学校本就不远,这下下定了决心申请了走读,以方便叶修来找他。周泽楷不抽烟,可总是会随身带上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两人的交流也不再仅限于坐在一起各干各的,毕竟三次元的一切对于叶修来说都太新鲜,二次元的世界里剧情之外叶修几乎就没有生活,因为作者从来不会描写。


周泽楷会请叶修去看电影,吃各种美食,还偶尔去网吧——当然是不需要出示身份证的那种。周家父母偶尔几次打电话过来,总听到自家儿子说在和朋友一起玩,都格外为孩子不那么宅了而感到欣慰。


不过最近一个月周泽楷赶稿赶得有点凶,都不怎么和叶修一起出去了,因为近期有个Q-ONLY周泽楷很是看重,希望能在那天首发一个本子。周泽楷是图文双修,所以从来没愁过约稿的事情,写文插图宣传MAD都自己搞定,所以格外辛苦。叶修也不打扰他,自己到处溜达也很自在,在回到二次元之前会给周泽楷拎外卖回来。


等代理把摊位申请好,本子也顺利开印,周泽楷这才对叶修发出邀请。


“和你一起去展子?”


“嗯!”周泽楷笑着点头,问,“去得了吗?G市。”


“去是去得了……只是为什么是G市?S市不是过些天也有一个展子吗?”


“G市那个更好。”


叶修是分辨不出它们有什么区别,不都是一群Q的爱好者卖本子卖周边COS游场吗?不过既然周泽楷这么要求,他也不介意。反正只要他想,他就可以出现在周泽楷附近,无论对方去了哪里。


 


 


其实周泽楷也是第一次去展子。不是没有机会去,而是他的代理妹子在见到他,尖叫、打滚、用头撞桌子之后,苦口婆心地告诉他:


“千万别来!否则你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就算是来了你也别到摊位上!”


想起圈内姑娘们的战斗力,周泽楷也觉得自己还是接受代理的好意为妙。而代理妹子人品也是杠杠的,没有提及过一句关于“一枪穿云”的性别长相问题,只是在网上看到有人喊周泽楷“太太”的时候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可这次G市的展子不一样,周泽楷一定要和叶修一起去。


当代理姑娘看到周泽楷和叶修一起出现的时候,眼睛里面瞬间被“有奸情”三个字刷得满当当的,立刻八卦地问起叶修的事情,还有两个人的关系。


“当然是好基友了。”叶修揽过周泽楷的肩,笑得意味深长。


妹子一脸“我懂我懂”。


代理很早就要开始准备摊位,叶修是早就借口有事消失在了三次元,可周泽楷当然没有在旁边看着的道理,搬箱子这种事情在有男生在的情况下当然不会让女生去做。还好也有少数摊主是自带男朋友帮忙的,周泽楷除了长相太打眼外倒也并不突兀。不过周泽楷也就只有这个时候能帮忙了,等明天一早妹子们冲进展区的时候,代理可不敢把周泽楷放在摊位上。


“你到时候带着你家基友想去哪去哪,别在这里添乱就好!对了签绘明信片快点交出来!”


这方面代理大人是权威,周泽楷不敢不从。


周泽楷没有什么想抢的本子,由于有叶修这个大外挂在,通贩特典从来没跑过,所以就安安心心地错开了门口排队高峰和叶修一起进去。ONLY这种展子基本上都是妹子为主,汉子虽有但不多,更何况是两个长相如此出挑的,一进门就引来了不少注意。可两人都穿着常服,明显不是COSER,很多姑娘们都还在摊位前排队,也就只是好奇地看两眼。


虽说过对这些没太大兴趣,可叶修还是被场内的氛围弄得愣神了小会儿。他可以看到很多姑娘打扮成Q中人物的样子,摆出各种造型供拍照合影,摊位上是各种包装精美的文本图本,还有钥匙扣、胸章、卡贴、明信片等等周边小玩意儿。


虽然每天都有获得那么多信仰之力,可这是叶修第一次直面,原来Q有这么多人喜欢,原来,自己有那么多人喜欢。


周泽楷拉着叶修的手,一直往后走,走到尽头。


那是一个搭好的台子,背后挂了巨大的幕布。


只一眼,叶修就认出了那是周泽楷的画,是一幅周泽楷从未给他看过的画。而那样大,那样精细的画,绝对花费了周泽楷很多时间,还要躲着不让自己发觉。


画的正中,叶修手中夹着烟,微微抬起下巴,笑得张扬恣意,什么都无法遮掩他的光芒。


“很多人喜欢。”


周泽楷轻轻说。


“信仰之力,会够的。”


他侧头,看向叶修,唇角大大地扬起。


“生日快乐!”


那是几个月前,官方公布的设定数据,叶修的生日就在今天。可这不过是补充的设定数据,叶修根本就没有多深的概念,毕竟Q中没有他过生日的剧情。而为了这样一个生日,周泽楷却不知用了多少时间,赶图赶本子,只为在这个日期的展子上送他一份礼物。


“谢谢。”


最终叶修只能说出这样两个字。


 


 


这样柔软的信仰之力,叶修竟不知该放在哪里储存。


 


 


转眼几个月又过去了,日子似乎没有太大起伏。


有时叶修甚至觉得自己不像二次元的男主角,周泽楷才是。人长得老师都恨不得每堂课点他回答问题二十遍又二十遍不说,花这么多时间在业余爱好上居然还能成绩那么好。父母不怎么有时间照顾他,他也能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


怎么看都像是二次元批量生产的主人公啊。


……而自己大概是非典型性主角了。


一抬头就看见周泽楷在对着自己画画,叶修知道这两天周泽楷脑袋里没梗了,就干脆直接素描上了,可这要让叶修半天不动,很让他痛苦。


“我说小周……”


“嗯?”


“你可以考虑画一些日常。”


“想不出了。”周泽楷摇头。


“我们的日常啊。”


“……会被掐。”周泽楷认真考虑了一下才说,“玛丽苏。”


“哈哈哈哈你难道叫周玛丽吗还玛丽苏呢!”


周泽楷改口:“汤姆苏。”


“哈哈,”叶修再笑了几声,这才说,“你可以就画一些,我去哪里吃了饭啊,看了什么电影之类的。我觉得我点评一些东西还是挺有意思的,然后你又可以包养一群哈哈党了。”


周泽楷却坚定地摇头:“不行。”


“为什么?”


“都是我的。”周泽楷定定地看着叶修的眼睛。


叶修愣了一下,最终还是当静止模特去了。


 


 


啧,看不出这小子这么护食。


 


 


有段时间网上掐架特别多,周泽楷从来没兴趣关注这些,甚至有许多黑叶修的喷子上蹿下跳,说叶修在Q中从零开始是自找的,是叶修为人处世待人接物有问题,不是合格的上位者云云,周泽楷竟也从不撸袖子上去理论。


“你怎么这么淡定啊,一点都不像是哥的脑残粉。”叶修调笑他。


“没必要。”周泽楷手速也十分惊人,打起字来只听得到一连串的“啪啪啪啪”,“不喜欢的,没法强迫。所以……不如让喜欢的,更喜欢。”


黑叶修的人再去同对方理论,也无法改变对方的想法。有这个时间,不如加大产出,让喜欢叶修的人更喜欢他,喜欢到骨子里,从而提供信仰之力。而有些路人,可能就会因为一幅图,一段小小的文字描写而感兴趣,想要去了解叶修。


“……你还真直接啊。”


周泽楷审了两遍稿子,将更新发了出去,侧头问:“想吃什么?”


“隔壁街是不是新开了一家餐馆?”


于是掐架什么的,再没人去管了。


 


 


Q完结的那天周泽楷在电脑屏幕前呆坐了很久。


早就知道这一天会来临,再盛大的舞会终会散场,再长的小说都会敲上一个“终”。可他就是一厢情愿地希望,这漫长的旅途没有结束的时候,他可以看着叶修的故事走到生命的尽头。


他说不出自己应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结局,明明看起来那么美好,一切都还在继续,可他就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笑还是该哭,最后只把所有情绪都揉成碎片,化成了一片空白。


首页被屠版,所有人都在又哭又笑的,以各种方式庆祝着完结,贺图贺歌贺文读后感漫天飞舞,大家都说Q一辈子都看不腻的话。


可周泽楷却默默地关上了电脑。


号称圈内最高产的一枪穿云,竟一份完结贺礼都没交上去。


 


 


周泽楷明显发现,叶修在三次元的时间明显变长了。


“完结了啊,很多在坑外观望的人放心跳下来,我又有粮了啊。”叶修是这样对周泽楷解释的。


周泽楷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继续和代理商量起新漫本的选纸问题。


最近全国各地都在办Q-ONLY,多到不知道究竟该去哪个的地步,周泽楷在开心之余,也有些担忧。


圈子里这么热闹,热闹到就像……要把最后的疯狂全部宣泄出来一般,就如完结的章节,烟花在刹那绽开,随即消散在夜空。


没有什么是永远的,都有走向终点的时刻。


周泽楷希望自己的预感是错的。


 


 


周泽楷的确错了,但错的不是预感,而是他的希望。


 


 


圈子开始变冷了。


产出也好,本子销量也好,明显就能看出来,圈子里的人越来越少了。


从哪一天开始的,周泽楷也不知道。这就是一个递减的过程,当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能掩饰圈子已经爬过了巅峰,开始往下走去的事实。


Q才完结一年而已。


各种作品层出不穷,圈内大手们有的去看了新出的剧,有的打滚在新番里头,还有人因为工作学习等多方面原因淡出。虽说也有新人进来,可就像小时候做的奥数题一样——一个池子以一个速度放水,同时水龙头在往里面注水,那么要多久这个池子会被抽干?


看着叶修像以往一样出现消失吃饭打游戏,并没有提及丝毫关于信仰之力的问题,周泽楷却觉得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


可他除了继续写下去画下去,似乎什么也做不了。


“小周。”


“嗯?”敲着键盘的周泽楷扭头看他。


“你最近好像心情不好。”


“……有吗?”


“有,”叶修郑重其事地点头,“你已经连续虐了三大章了,评论里一片鬼哭狼嚎。”


周泽楷看他:“你怎么知道?”


“我又不是天天只在玩,你写的文我有在看啊。”叶修举了举放在膝盖上的手提,“我注册了账号,有时给你点热度什么的,你猜猜是哪个?”


“……”周泽楷还真是第一次知道叶修有这么无聊。


“说起来,哥这么本色,完全可以自己挖个坑啊,绝对不会OOC,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周泽楷嘴角一抽:“可以试试。”


于是叶修就这么干了。


 


 


扑街得太彻底,叶修跪安了。


写文真是个技术活,这本事羡慕不来。


 


 


从小周泽楷就被教导,只要付出,只要坚持,一定会收到回报。长大之后才发现很多事情都没有如此一厢情愿的简单,有些事你再坚持再努力都无法挽回。


比如这个越来越冷的圈子。


那种眼睁睁看着它衰败的过程,残忍得就像夹在风刀里的冰雹。


周泽楷之前没混过二次元,所以他自己也想过,到底怎样才叫冷呢?


当关注他的人大多都成了僵尸粉的时候,他以为这就是了;当本子的销量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的时候,他以为这就是了;当上传的手书点击率从几十万变成一两千的时候,他以为这就是了;当连载章节的热度从近千到只有几十的时候,他以为这就是了。


可每次他以为,这就是头的时候,那天边的夕阳就又往下沉了几分。


没有ONLY了,一直合作的代理都跑去欧美圈了,周泽楷自己去找了印刷厂。他去CP申请了个摊位,带着新画好的本子和之前剩下的一些小周边过去。Q已经是冷门,被安排在了一个很偏僻的角落里,旁边只有两个也是Q相关的摊位,都是腐向的作品,还搭着卖一些其它圈子的,和叶修相关的没多少。


中心区域热闹非凡,正如日中天的圈子抢本都快挤破头,而周泽楷眼前,门可罗雀。


旁边摊位的妹子来套近乎:“帅哥你做代理啊?是一枪穿云太太的本子诶!这位太太一直坚持粮食向也是蛮拼的啊。圈子热的时候画画全员还是挺有市场的,现在还能坚持下来的都是CP粉了啦!再不济,多写点肉也有人捧场的。”


周泽楷只对她笑笑,没有答话。


他知道此刻自己在庆幸,还好没有带叶修过来。


 


 


Q一辈子都看不腻什么的,果然都是谎言。


 


 


收拾好东西回家,周泽楷打开电脑,刷了一下订阅。没几个可以称得上大手的人在了,没多少产出不说,一大半都是OOC,周泽楷不知道这些会抵消多少正的信仰之力。身边的叶修哼着小曲,将小笼包放到周泽楷手边,催促他吃。


“……不饿。”


“怎么会不饿?你今天出去了那么久。”叶修凑过去看他,“你怎么了?”


“……叶修。”


“嗯?”


“还剩多少?”


“……你说信仰之力?”


“嗯。”


“当然还有很多啊,你看我出现的时间都没有变短。放心,很充裕的,不是说Q要改编电视剧什么的吗?等到了那个时候,我就又有很多信仰之力进账了。”


叶修说得轻松,可周泽楷知道不是那么回事。


普通的喜欢不足以提供信仰之力,这些还在圈子里的人,还有那么多墙头,Q也好叶修也罢,都不是他们的心头肉。那样的话,叶修无法从这些人身上获得营养。真正能提供信仰之力的,现在还剩下多少?能抵抗得了负力的侵蚀吗?叶修存储的信仰之力真的够用吗?而改编电视剧,他自己也知道这种类型的小说要拍出来有多难。


让叶修成为活生生的人的愿望突然变得遥不可及,周泽楷竟觉得此刻自己的想法荒谬得可怕——


他的要求不高,只要叶修别消失就好。


 


 


若是被叶修知道了,肯定要说他没追求吧?


可哪怕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写,他也要写下去。


 


 


当叶修把他从电脑前拉开,让自己陪他去玩游戏的时候,周泽楷知道,这下是真的到时间了。他很想继续对着屏幕,哪怕只多一点点,他都想给叶修多待一秒的能量。可他又害怕,这最后的时间都无法同对方一起度过。


“小周,这款游戏是刚出的,很考验操作。”叶修把安装好客户端的笔记本塞进周泽楷手里,“我帮你注册了号,就叫一枪穿云。你看,两把枪的,是不是很帅?”


周泽楷扯开嘴角,强迫自己笑出来:“嗯,很帅。”


“哈哈,可是再帅也没有哥帅。”叶修给周泽楷发了好友申请,“我想要的名字居然被注册掉了,只能用这个了。”


周泽楷看着屏幕上“忧郁小猫猫”五个字,“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来来,我们一起去练级。看我们用专业的和写手的手速去碾压众生!”


他们玩了好几天的游戏。


升级,下副本,PK……去风景好看的地方截图,周泽楷还充钱进去买了烟火。那些斑斓的色彩绽满了整个屏幕,映了周泽楷满眼。


“生日快乐,小周。”


世界频道上刷过这么一条,很快就淹没在各种喊副本组人卖材料工作室代理的消息里。然后这句话出现在了地图频道,队伍频道,最后是近聊频道。


“生日快乐,小周。”


“生日快乐,小周。”


“生日快乐,小周。”


……


一遍又一遍,叶修没有复制粘贴,周泽楷听到了叶修飞快敲击键盘的声音。每一个字,都是他不厌其烦地敲打出来的。


没有比这更美好又糟糕的生日了。


周泽楷心想。


“哎小周你怎么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叶修抬头看见周泽楷的表情立刻起身到了他身边,“这么感动?”


“叶修……”


“嗯?”


“还有多少?”


叶修叹口气,摸摸他的脑袋:“现在再瞒你也没什么意思了,虽然我猜你一直都知道……最多够今天吧。”


“我……很努力了。”为什么这么努力,还是没有收获回报?


“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叶修笑着看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圈子就是这样,早晚会冷下来的。你看,别说我了,什么哈利波特指环王里头的,喜欢他们的人可是遍布全世界,可他们到现在也都没能成为真正的人。每天都有新的作品问世,有那么多二次元的人物等待大家去萌,没有人会永远守着一片土地的。”


周泽楷红着眼睛看他:“我会。”


“是啊,你会,所以谢谢你。”


周泽楷嘴唇抖了抖:“Q完结了,你回去,会怎样?”


“……这个啊,”叶修依旧笑着,似是在说别人的事,“还能怎么样,故事都演完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所以完结之后,你才每天都出现那么久。


一想到叶修以后就要沉寂在一片虚无里,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触摸不到,甚至连思考都无法进行下去,周泽楷就觉得自己快无法呼吸。


那与死亡,有什么分别?


“你也没什么好伤心的,就当做了一场美梦,现在该醒了。我本不应该出现在你面前的,不过我不后悔。”叶修握了握他的手,“你会喜欢上别的人物,你画得那么好,写得那么好,去哪个圈子都会成为大手,会有别人感谢你提供的力量。”


周泽楷摇头,声音里没有沾染太多情绪,极其平淡,因为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不会有别人。”


“很多人都曾经这么以为。”


周泽楷难受地看着他——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怎么敢。


“我只是一个二次元的人物啊,小周。”叶修叹息般地说着。


“对我来说不是!”周泽楷的声音突然拔高。


叶修沉默了。


“别走……”周泽楷从未求过什么,可此刻,他却向叶修祈求了起来。


叶修只是深深、深深地看着周泽楷,那双眼睛里仿佛有千言万语,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抱歉。”


最终他只是说出了这么两个字。


周泽楷惊恐地发现,叶修的身体逐渐在透明。他猛地伸手抱住叶修,用力收紧双臂,似乎是要将叶修镶嵌进身体里。


“别走!求求你……别走!我会写下去,一直!”


“小周,”叶修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和回音一样,“不够的。”


周泽楷吼了出来,声音里是孤注一掷的绝望:“可是我爱你!”


叶修一愣。


“这够不够?够不够?”


叶修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裂痕:“你何必说出来呢?”


周泽楷眼睛模糊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一直都知道。


“你呢?告诉我……别骗我。”


就算你要消失,至少告诉我一个答案。


“……笨蛋。”叶修伸手,用已经快完全透明的手抚摸着周泽楷的脸,“最开始我就告诉你了的,那么多增幅者,我为什么只来找你了?”


周泽楷眼里含着泪,却笑了起来:“嗯,我笨。”


然后他吻了下去。


那样小心翼翼,似乎他多用了一分力气,就会加速叶修的消失。虽然亲吻着对方,可周泽楷都不敢闭上眼睛,连眨都舍不得眨一下。然后,只剩下一个苍白轮廓的叶修将自己的唇抽离,对周泽楷笑了,接着踮起脚来,在周泽楷额头上落下一吻。


“我爱你。”


声音与身影一同消失,只留下了一个空落落的怀抱。


周泽楷收紧双臂,最终只抱住了自己。


 


 


骗子,生日一点都不快乐。


 


 


“吱呀——”


周泽楷突然抬起了头。


家里没有别人,父母依旧在外地,现在屋子里只有自己。


他站起身来,轻手轻脚地往门口走去。拐橱上那个青花瓷方瓶依旧在那里,他却没像几年前一样将它抓进手中。


他推开那深色的木门,拐弯,走向书房。


书房的门开了一条缝。


周泽楷伸手的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跳声被无限放大,他甚至有瞬间又错以为那是隆隆鼓声。门缝越来越宽,书房中的布局摆设渐渐入眼——墙上挂着的瓷板画,贴着墙摆的书桌上的纸罩灯,通往凉台的蒙着水雾的玻璃门,拉了一半的窗帘……


然后就是,站在书橱前,捧着本书嘴角带笑的男人。


还是那本《不败》。


“哎,”那个男人将书合了起来,那双含笑的眼睛望了过来,“好像是够了呢,没想到一下就回到起点了——我没和你说过我第一次出现在三次元就是在你的书房吗?”


他看着周泽楷呆呆的脸。


“生日快乐,小周。”


 


 


圈子有无数,有那么多二次元人物等待着人们去喜爱。没有人会在一个圈子永远停留,可是,请爬墙的时候,再慢点,再慢点。


因为总有那么个人物会值得你久久驻足,在那冰冷虚无的世界里,以你的喜爱为生。


 







============




想说的都写在里面啦~




因为基本不写短篇而又太喜欢这篇,所以印了100份无料,在CP17大饭团的摊位b18-20上发,一人限领一份,每天发50份——只要购买了周叶本,无论是在哪个地方买的,出示给摊主看一眼本子就都可以领取;如果没有买周叶本的,也只要对着饭团君大喊一声“周叶大法好,入教吃得饱”就好啦!【请满怀着虔诚的心哦!




不过还请预售期间购买了《归一》的姑娘们别领取,因为作为我拖延发货这么久的赔罪,预售买了归一的每位姑娘都会送一份,给拿不到的姑娘们一个机会吧》《~拖了这么久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跪地送上赔罪礼!




做得很赶很简陋抱歉orz




不灭  cp周叶


字数:1.1w


文:楚谓之聿


封面: @嵐草 


校对: @魂 


排版: @宛若哀歌 








评论
热度(1614)

哀歌爱歌。主角受控,坑王,偶尔过激cp主义。想要炖肉萌萌萌。

© 宛若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