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哀歌

[全职高手][叶中心/周叶]辉煌 序

好凉希开新坑了!

琉葵:

是夜,除了几户人家门前挂着的灯笼散出的光芒之外,各处几乎都是一片漆黑。


雪花一点点地缓慢落下。


静谧无声。


间接还有咚咚的更夫打更声。


某户人家的后门静悄悄地开了一条缝。


一个做下仆打扮的人偷偷地探出头,哈出一口气,快速扫视四周,确认没人后缩回头说了声什么,然后小心翼翼地迈出脚步。


没等他完全踩实,他忽然看到,在不远处的一个笼罩着昏暗光芒的街角,闪过一个人影。


他僵在原地,不敢确信地使劲眨了眨眼,凝神望着街角——依然是空空荡荡的昏暗角落,没有半点人的气息。


应该是眼花了吧?


他带着点安慰的心理对自己道,再回身冲里面的人打个招呼,踮着脚从积满雪的阶梯上下来。


跟着他的脚步,一个有些鬼祟的人也跟着一起从后门出来。


两个人以偷偷摸摸的姿态跑出街道。


那个小厮并没有眼花。


在那个街角,没有光照到的角落,落满雪的地面上,有一个人正试着用雪隐藏起自己的身影。


他不停地喘息着,但没有发出过大的声音,而是在拼命抑制,只能由他那不断大力起伏的胸膛才看得出几丝端倪。


灼热的呼吸缓慢却又急切地从他口吐出。


他微微抬了抬身子,却因为牵动伤口而顿住,因痛楚不由扯了扯嘴角。


真是够倒霉的。


叶修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在心里嘟嚷着。


太累了,都被追了一天了,你们不累我累啊。还下雪,冷死我了。更何况还带着一身的伤。


被效力的君主驱逐就算了,用了多年的武器被夺走也算了,居然还被追杀,最后落得个在街头东躲西藏的下场。


——说起东躲西藏,他们也快来了吧?


叶修从身上已然变得残破的衣服上扯下一条布,在小臂上的伤口处绕上几圈,用力绑住。


他没时间慢慢地去处理伤口,因为他隐隐约约地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


叶修小心地移动了位置,让自己渐渐靠近旁边的路口。


他微微转了转脑袋,在心里划定了几个地方,再动动有不少伤口的双腿,然后脸色有些难看地望向他跑来的方向。


凶多吉少啊。


他这腿上可是什么伤口都有,不少都还渗着血,要他以平常的速度跑过去实在有些为难,甚至跑到半路就倒了,直接被陈夜辉抓个正着的可能都有。


可是如果可以顺利地跑到那个地方,那就刚好避过陈夜辉,而陈夜辉会按照他的误导,往相反的方向找去,再穿过街道,在一个小镇躲几天,恢复恢复体力,也治治伤,再往东方的森林处逃去的话,那可就出了嘉世国的国境,基本可以说是安全了。


虽然这个过程可能花去他近三个月的时间。


真的要离开嘉世吗?


叶修有些犹豫。


不是舍不得他这一手打下的帝国,只是说有没有离开的必要。


毕竟是亲自参与建设的国家,要说熟悉的话肯定还是这里。


算了,离不离开到时候再说,现在……先想办法安全度过这个难关先。


叶修捏捏自己因疼痛和寒冷变得有些麻木的双腿,狠狠一掐,再用力蹬了蹬地面,双手握在一起呼了一口气,缓和僵硬的双手。


他侧耳听了听声音,心里有了个大致的判断,然后自怀里摸出一个圆形物体和一包暗器。


叶修向旁边退了几步,纵身一跃,攀住屋檐,忍住痛呲着牙翻上了屋顶。


陈夜辉和他率领的几队人正在赶来,速度并不快。


因为他们所做的事是驱逐嘉世国的开国功臣,无论如何都不能惊动国民,否则将会丧失在国民中的威信,也会让他们对王室产生质疑,民心大动,是任何一个君主都不愿意看到的。


就算是厌烦叶修厌烦到了迫不及待驱逐叶修的陶轩也不例外。


是以陈夜辉的行动并不张扬,几队人尽量收起声音在雪地里移动着,手里是闪着寒光的弓弩。


叶修是在刀林剑雨里逃离的皇宫,身上落下了深深浅浅的不同刀伤,移动速度和战斗力都下降了不少,这一路逃来也被那弓弩射中过不少箭。


叶修俯在屋顶,手里拿着那个圆形的物体开始比划,差不多比划到了他想要的位置后,他以一个与现在的位置相反的方向把东西向打头的陈夜辉掷去。


然后不等东西落地,把剩下的包着暗器的纸包扯开一个口,丢到较远处,迅速跳下屋顶。


不理会受到攻击立刻加速前进起来的陈夜辉众人,叶修按照自己的计划行动。


跑。


叶修不求那个小火药能对陈夜辉造成什么伤害,他的目的只是简单的误导,然后,跑。


他不认为以自己这满是伤痕的肉体可以跟陈夜辉装备精良的几队人拼。


就算他是被称为斗神的人,那也始终是人,并不是真正的神。


叶修以超出目前的身体状况可以承受的速度在雪地里跑着。


手臂每挥动一下,就有尖锐的疼痛感传来,脚每一次踩入雪里,都像踩在云端一样没有实感,四肢渐渐变得麻木,仿佛这不是他的身体一般。


完全是无意识地动作着。


与身体相反的是叶修的脑袋,意外地十分清醒,接收着来自身体各个部位的疼痛讯息。


已经多久没有遇到这种情况了呢?


他侧身从一处断裂的树干旁闪过,脑子里冒出这个问题。


可能还是刚开始的时候吧,跟陶轩还有从一百来人发展成近千人,再到参加武斗大会,获胜,得领土、国民、资源,建国,发展。


陶轩成了君主,他成了大将。


最初的那次大会,没有苏沐秋助力的叶修带着最亲近的人一起参加,也遇到过一次苦战,不过那个时候是凉秋,远没有这次难受,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还有同伴。


已经是八年前的事了呢。


叶修看着十步远的一间客栈,脑海里闪出一个念头:不知道倒在这里会不会有人救?应该有吧?在他亲手协助建立起来的国家里生活的人应该都是乐于助人的好人吧?


千万要有人救啊,我可是还要回来的。


一声闷响,叶修脱力地倒在了雪地上。


在闭上眼睛的时候,他觉得好像看见那间客栈的门稍微开了一点。莫名地便安下心来。


——


叶修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已经缠满了绷带,还能闻到有些许刺鼻的药味。


他试着动动手臂,却没什么反应。


再试着调动全身,这次有了反应——从身体四处传来的刺痛。


果然还是太过勉强了啊。


叶修叹口气,放弃活动身体,改转头打量四周。


普普通通的一个房间,没什么值得在意的。


正在想着是什么人救了他的时候,门吱呀地一声被人推开了。


一个高束着发,打扮十分干练的女人提着一个竹饭盒踏了进来。


把饭盒里的东西都放到桌上后,那个女人才注意到叶修已经醒来。


“醒了?”她走到叶修身旁,仔细瞅瞅叶修的脸色,嘀咕着:“看来还不是庸医嘛,收了我那么多钱,总还能治好个人。”


听到她嘀咕的叶修有点想笑,又苦于身体的限制,最终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我叫陈果,三天前在这客栈门口发现你的。”她指了指自己做了个自我介绍,然后又问道:“诶你怎么身上那么多伤地倒在那呀?如果不是我刚好有事出去一下的话,你恐怕会被雪埋了,那一会儿就没命了。”


“谢谢。”叶修没有再扯一个难看笑容的打算,单纯点了点头。


陈果又准备说什么,忽然有人敲了敲门。


“老板娘,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呀?这些货不太能放啊!”


“就快了就快了!”


陈果三两句把人打发走,又回到叶修旁边:“你看,我也有事……你是跟我们走呢还是……”,她犹豫地看了看叶修:“还是我留点钱给你?看你这个样子可能也是遇到事儿了吧?”


叶修觉得陈果是个好人,这是不带任何贬义的好人,这才说几句话就跟熟人似的了,不过他一点都不反感这样的人。


他勉强抬了抬头,又扯开一个怎么看怎么难看的笑容:“老板娘……你们是商队吗?我可以值班当守卫的,真的。”


陈果看了他几眼,勉为其难地点点头:“看你把自己弄成这样我还有点不信……算了,那你再养两天,到时候一起上路。”


她指了指桌上的饭菜:“有胃口吃吗?”


叶修苦着脸摇摇头。


他是真没什么胃口吃,全身都疼,就是胃不疼。


陈果也不勉强,把饭菜重新收拾进饭盒里。


在出门的时候,她突然想起关于他什么都不了解,于是转头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叶修下意识就回答:“叶秋。”


“叶秋……”陈果想了想:“怎么这么熟啊……诶你的名字跟斗神一样?不是吧?别告诉我你就是叶秋?”


“我确实是叶秋。”


陈果看看躺在床上几乎动弹不得的叶修,露出明显不相信的表情:“如果你真是叶秋现在怎么会在这里?武斗大会可还没结束。”


叶修沉默了一阵,笑道:“对啊,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我是叫叶修,差一个字。”


“我就说,诶好了你慢慢养伤。不过我也不会等太久哦,还有货物要送呢。”


看着关上的房门,叶修舒了口气。


跟着商队的话,流动性大应该还算安全。


接下来……走一步算一步吧。


tbc.




(老坑!我居然挖出来了!嗯混更。)

评论
热度(61)

哀歌爱歌。主角受控,坑王,偶尔过激cp主义。想要炖肉萌萌萌。

© 宛若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