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哀歌

【凹凸世界/瑞金】与你的365天

可能是系列短篇,坑王如我

现世操作

  

——————————————

【其三】


金扭头看着身后爆炸的载具,随着热浪冲击而来的灰烬模糊了他的视线,在这一刻,金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难过。庆幸自己和队友们暂时逃过一劫,或者难过那些过早消逝的生命。

 

这是一场以命相搏的比赛。

 

疯狂颠簸碰撞也没能让金专注于前进,内心有股悲伤,不禁抹不去,反而越来越强烈,像是一层层的黑影笼罩着他,连带呼吸都变得缓慢困难。

 

那位女性,捧着破裂的面具无声痛哭,他想大声呼喊对方的名字,却像是被堵住了一样无法发声,徒留下剩下粗重的呼气声。奋力伸手想要抓住对方的衣角,自豪的脚力却怎么都赶不上对方消逝的速度,什么都做不了的看着对方化作光点然后升上天空……

 

不……【】小姐……

 

金被摔在地上的强烈冲击拉回了神智,或许去刚才太入迷他竟然没注意到是什么外力把他甩出车外,四周已是一片火海,陷入疯狂的参赛者们在大肆破坏。

 

站在金面前的是浴血奋战的格瑞,不远处还有重伤倒地的紫堂幻及凯莉。大概是前所未有的攻击,就连金自己也不能动弹,骨折了吗。疲惫至极的格瑞仍然奋力地挥舞着巨刀,斩杀疯狂来袭的敌人,保护他身后的金。

 

不要这样啊格瑞,这样下去你也会撑不住的,格瑞。

 

伸出的双手再一次抓空,只能看着熟悉的身影缓缓倒下。

 

骗人的吧,这些都是假的吧……

一切都是骗局。

 

内心几近绝望的呼喊和痛苦让金张开了双眼,眼前的是熟悉的房间,没有战场,没有流血,更没有伤亡。

 

原来是梦。

 

好累啊,再睡一会吧,这么想着的金合上双眼。

 

还没完全睡着的金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就在右边,窗台上。房间不大,为了节约空间,所以床是靠着窗的那面墙摆放的。

 

头侧向另一面的金再度紧张了起来,想要控制身体动起来,想逃离,却怎么都不受指令,四肢沉重得可怕。

 

那东西一直在靠近,恶灵吗,一坨黑色的人形的物体,充满了恶的物体……格瑞,格瑞在哪?格瑞是在客厅吗,格瑞,格瑞……

 

不能动弹,也不能发声的金不停地祈祷着,希望格瑞能发现房内的异样。

 

救我啊格瑞,姐姐,姐姐……

 

“…………金”

“……金……”

“金!醒醒!”

 

一滴水珠跌落地面,然后是第二滴第三滴越来越多,汇聚成流冲刷掉了覆盖着的尘土,露出它光洁的真实。

 

是格瑞,把金从那个深黑的深渊里拉出来。把那些纠缠在他身上的坏东西都退掉了,救世主一般。

 

终于回来了。

 

汗水划过眼角,刺激着金的眼睛。“呜呜,格瑞我做噩梦了……”金嘴巴一扁,双眼马上泪汪汪了起来,梦太可怕了,原以为自己醒了一次,却是一直都在梦里,梦中的梦中,虚假的希望带来更巨大的绝望。

 

只有感受到格瑞的体温,金才能确信是真正的醒来。

 

“醒了就起来。”格瑞神情淡淡,但是却没有抽回双手。

 

这是格瑞的房间。周末不出门的时候,金就会拿上自己的箭头抱枕,跑到格瑞的房间去,霸占着格瑞的床看漫画。而格瑞就在书桌那做自己的事,只要金不闹腾,格瑞就不会赶他出去,后面的发展往往就是金在格瑞的房间里睡过去。

 

金向来少梦,不知道是何种梦境,可以肯定的是金是真的吓着了,眼泪都下来了。格瑞轻抚金的后脑勺,这样可以帮助金加快平复情绪。

 

别怕,有我在。

 

格瑞偶尔也会做梦,有闲暇快乐的,也有那种黏糊糊的令人窒息的梦,但是这些他都说不出口,也不会说出口。有些过于沉重的事,他一个人承受就行了,没必要把其他人牵连进去,特别是金。

 

风吹动窗帘,外弱的晚霞趁机钻进房内,随着摆动的节奏跳跃着变幻不定的光影。

恢复了元气的金跑到厨房帮格瑞打下手,完全看不出刚才害怕的样子,大概这就是小孩子吧。

 

快点长大吧,金。

——————————————

磨来磨去写了快3000字,最后出来只有一半不到

对自己贫乏的笔力感到了悲痛

明明想要轻松愉快的却糊出这么个沉重的玩意儿

我后面写动物化及万圣节去了orz

评论
热度(7)

哀歌爱歌。主角受控,坑王,偶尔过激cp主义。想要炖肉萌萌萌。

© 宛若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