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哀歌

【凹凸世界/瑞金】与你的365天

可能是系列短篇,坑王如我

现世操作



【其二】



坐在冰凉的金属座椅上,金百无聊赖地踢着双腿,不时张望着,像是在等什么人一样。距离发车还有一个小时,候车室里的人来来去去,一批又一批,金依旧是一个人,那个经常陪在他左右的人并不在。


金之所以在这里,源于一个日渐强烈的念头,想见格瑞。格瑞去外地上大学了,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在一起的两人,首次长时间分开两地。起初的几周金并没有不适应,身边有紫堂幻和凯莉陪着,定时跟格瑞通电话。


但是当金回到只有一个人的家,一个人准备晚饭,一个人出门上学。没有了睡前的晚安,没有了早上的叫醒,甚至是独自一人走过熟悉的街道。不习惯和寂寞这些细微的念头就不断出现,悄悄地刺激着金的神经,并不断累积,像个雪球那样越滚越大,然后在某一天爆发。


即使是电话也不能填补的内心空洞。


金查好了路线,买好了车票,收拾了行李,跟学校请了几天假,打算独自一人跑去找格瑞,并且没有告知格瑞。金虽然有时候有点小迷糊,不过本人挺聪明的,秋和格瑞虽然宠他但不会盲目,该让他学习面对的事一件都没落下。


第一次坐火车的金跟着人流寻找自己的车厢,看别别人大包小包两三件的拖着走,还好金的东西不多,所以比较轻松。等他坐在属于自己的座位的时候,还是出了点薄汗,秋老虎果然名不虚传。


列车启动,距离格瑞还有1500多公里,耗时大约16个小时。


饭点时间,列车员推着餐车来回走动,大家都在聊天,明明都是陌生人却热情得像是认识多年的老友,比想象中要热闹。


“小帅哥,可以帮帮我吗,我扭不开这个。”当金思考着要不要把之前买的面包掏出来吃的时候,他边上的老太太微笑着递给他一个瓶子,乐于助人的金当然不会拒绝,老太太给他感觉很和蔼可亲,于是两人就这样开始聊了起来。


“嗯嗯,他可厉害了,考了一个全国第二的高分,去了XX高校咯。所以呢,我就决定了!将来也要考到那个学校去呢,所以要更加努力才行,不希望落下太多,当然我也是很聪明的的啦哈哈哈哈。”说到格瑞时的金双眼总是闪闪发亮,一种从骨子里涌现出来的快乐感。


他们就这样东南西北地聊了快2小时,直到老太太到站下车才停止。


列车再次启动,窗外已是黑压压的一片,偶尔路过一些繁华的路段,霓虹灯透过玻璃映照到金的脸上。与半小时前完全不同,此刻的金安静得像是静止了一样,在热闹的车厢里生生地分割出一块只属于他的小角落。


与老太太的对话,引发了金的沉思。


他想跟格瑞的身边,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学习毕业,将来一起工作,甚至一起到老,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像老太太说的,像格瑞那种优秀的人,到了大学有了更大的舞台,更多的人能了解到他的优秀,追求者也会比高中时多吧。要是格瑞有了新的朋友,甚至是喜欢的女孩子,那么他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缠着格瑞了……


所以一切都不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金又不希望随便什么人挤掉自己的位置,站在格瑞的身边,那个位置明明是自己的。有点自私啊金,考虑过格瑞的感受了吗,格瑞总是什么都计划好了,这些会不会也已经考虑到了?为什么自己那么害怕?害怕格瑞离开自己?明明人生在世,各种相遇别离是再正常不过了。但是格瑞不一样啊,哪里不一样了?格瑞是特别的,那自己对格瑞是特别的吗,是特别的吧……


理不清的思路,有什么不对但是有找不出是哪里不对。各种念头不停冲击,金觉得脑袋都开始发疼了,闭目养神间不会不觉就睡了过去。


距离见到格瑞还有10小时。


早上到站下车的时候,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金终于得到了解放,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金觉得脑袋都清醒了许多。


“金!”准备按照指示牌去搭乘地铁的金,以外地被人抓住了手臂,熟悉的声音令他感到震惊,为什么格瑞会在车站?!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大概是凯莉和紫堂幻吧,只有他们知道自己这次的目的地和时间,他们是放心不下自己就通知了格瑞。


“嘿嘿格瑞我来……哇疼!!”挠着头的金话才说了一半,就被格瑞狠狠地扯住了耳朵。“别别别,格瑞别,好疼啊,轻点轻点我知错了,我知错了!”


不能怪格瑞生气,金这样一声不吭就一个人跑了出远门,人生地不熟的,而且还容易迷路……天知道格瑞一晚没睡,想到了千千万种可能,没事还好,要是金在路上出了什么意外,他简直不敢想象,那不是痛苦一辈子可以相比的。


你明明什么都不知道。


金知道格瑞是真生气了,只好用力地抱住格瑞蹭蹭,然后抬起脸委屈巴巴地求饶。格瑞受不了他这一招,一般这么做对方都会心软并放过他,这是金多年闯祸被罚练就下来的技能之一,成功率高达百分九十五。


格瑞叹口气,放开了金的耳朵,并把人从自己怀里扯开,扭头朝着地铁站走去。“走吧,带你回宿舍,吃过早饭没。”揉了揉发红的耳朵,金明白格瑞是暂时放过他了,高高兴兴地跟上并开始讲述他在车上的所见所闻。


“不会有喜欢的女孩子,”金愣了一下,整个人都想被按了停止键一样呆住不动了。格瑞见金长着嘴巴的蠢样,只好压一压他的帽子,强行把人从定格中拉回现实。“这些我没考虑过也不会去考虑,你也是,别瞎这些有的没的。”


在帽檐的遮盖下,金慢慢地笑弯了眉眼,之前悄悄压着自己的东西好像一下子没了,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然后一把抓住格瑞的手臂开心地摇晃起来。“哦!好的!那我刚才说到哪里了?”


“笨蛋。”格瑞道。


————————

感谢阅读的你,其实按照我以前的规划这之前是还有一篇的,但是我忘了,然后反正都写了就当是打乱时间线吧……

必杀动作可见知名场景,金问格瑞在哪里登记那一幕

评论
热度(11)

哀歌爱歌。主角受控,坑王,偶尔过激cp主义。想要炖肉萌萌萌。

© 宛若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